永利娱乐场注册即送18

當前位置:
首頁
> 金昌風貌 > 名人選介
楊華團:文學,永遠的精神家園
發布日期:2015-11-24 浏覽次數: 字號:[ ]

個人簡介:

  楊華團,陝西省華陰市人,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,金昌市作家協會副主席,金川集團公司文學協會主席。已出版、發表文學作品500萬字,出版專著10余部。

  主要著作有長篇小說《都市男人》《仕途》《大高考》《重點中學校長》《中國式婚姻》《飯碗》《幸福年代》,小說集《心之痛》《愛情廣告》等。曾因文學創作方面的成就獲中華全國總工會“全國職工讀書自學活動積極分子”獎,長篇小說《幸福年代》獲甘肅省第七屆敦煌文藝獎文學類三等獎,《都市男人》《重點中學校長》分別獲第三、第四屆甘肅省黃河文學獎,另獲得金昌市“五個一工程獎”等地市級獎項10余次。

“作家永遠不會精神空虛,永遠握有對社會對人生的發言權,生活總是充滿激情和樂趣,還能憑借勞動贏得廣泛的尊敬,贏得羨慕乃至嫉妒的目光,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?我視文學創作爲整個生命過程中最重要的支撐點,也是我永遠的精神家園。”這是做客本期《藝術人生》的作家楊華團對藝術創作的感受。

“當作家是我人生重要的目標之一,辛辛苦苦才出版了11本書,總算給自己掙來了個‘作家’的稱謂。”楊華團這樣調侃自己。他從年輕時候就做作家夢,辛苦努力幾十年,才使夢想逐漸變爲現實。

  他說:“文學是我的守護神,它守護著我的精神家園。”

  “中學老師的鼓勵很重要,這也許是我能成爲作家最早的原動力。”

  早在上中學的時候,楊華團的作文常常被老師拿來當做範文讀給同學聽,他說:“中學老師的鼓勵很重要,這也許是我能成爲作家最早的原動力。”

  從那時起,楊華團有了作家夢。

  “上高中時學校有個負責組織輔導學生文學社團的老師叫王生文,我很感激他,是他讓我朝著文學的殿堂一步步邁進。”楊華團說,王老師不僅對他在校時期的作文大加贊賞,而且在畢業離校之後,還經常在油印校刊上發表他的作品,使他深受鼓舞,更加堅定了將來當作家的理想。

  “文革”讓中學時代品學兼優的楊華團錯失了上大學的機會。喜歡寫作的楊華團高中畢業後一邊當農民一邊開始文學創作,寫點小散文、小小說、小詩歌,後來當了鄉村民辦教師,但寫作並沒有間斷。這期間,王生文老師一直向他約稿,繼續在校刊上發表,還將他推薦給陝西省白水縣文化館,使他獲得了參加許多有組織的文學創作活動的機會。

  楊華團說,王生文老師是他的文學啓蒙恩師。後來他創作發表過一個短篇小說《師祭》,寫一位熱心輔導學生走上文學之路的中學老師丁一文,正是以王老師爲原型的。

  幾年時間的堅持,使楊華團漸漸成長起來,成爲白水縣最優秀、最拔尖的業余作者。1979年他以全縣業余作者代表的身份出席了陝西省文藝創作大會。

  “參加這次大會,使年輕的我心潮澎湃,畢竟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登堂入室。”楊華團回憶,在這次大會上,他見到了陝西省當時幾乎所有的文化名人(包括作家柳青、杜鵬程、王汶實、李若冰、魏鋼焰,以及當時還是小字輩的陳忠實、賈平凹、路遙等人),並與他們同堂議事。寫《保衛延安》的老作家杜鵬程握著楊華團的手說:“你這麽年輕,前程無量啊!”楊華團心想,杜老師的手是毛主席握過的,能和他握手等于間接握了毛主席的手,這是多大的榮幸啊!

  人生兩大目標:教書要教出名堂;寫作要有所建樹。

  楊華團多年擔任中學語文老師。他說,語文老師一定要多鼓勵學生寫作,弄不好就會培養出作家來。事實也如此,現居武漢的著名專欄作家、自由撰稿人艾小羊就因爲上高中時受到他的影響,才將寫作當成愛好,後來又將愛好轉化爲職業。艾小羊也一直將楊華團尊爲恩師。

  楊華團很喜歡這份與他夢想有關聯的職業,並爲之努力奮鬥。他一邊工作,一邊堅持七年時間完成了大專、本科的學業,終于使自己成爲一名具有合格學曆的高中教師,並且在教育教學中取得成功,從一名鄉村小學教師成長爲一所公辦中學的教導主任。

  繁忙的工作決定了他能用來從事文學創作的時間十分有限,但正是在這段時間裏,楊華團確定了他的人生兩大目標:第一,教書要教出名堂;第二,寫作要有所建樹。

  有目標就有動力,在此後相當長一段時間,楊華團追夢的腳步十分匆忙。

  1985年,一個特殊的機緣,金川集團公司到陝西招聘老師,楊華團以應聘教師的身份來到金昌市工作,擔任金川公司第一中學的高中語文老師,相對穩定的工作環境和足以維持生計的薪金,使他能夠利用業余時間從事文學創作。

  這是楊華團文學創作事業真正的起步階段。業余時間,他將別人用來休閑、打麻將、喝酒的時間擠出來看書、搞創作。勤學苦練、筆耕不辍,他堅信只要努力不懈就一定能實現夢想。

  努力終于有了回報,1992年,他的中篇小說《忘憂》發表在金昌市文聯主辦的《西風》雜志上,楊華團在金昌市文壇嶄露頭角。

良好的開端,使他的創作欲望更加強烈。從1995年起,他陸續在《飛天》等省級以上刊物上發表小說、散文,1997年加入甘肅省作家協會,1999年出版中短篇小說集《心之痛》,隨後當選金昌市作家協會副主席……

  創作雖然取得了一些成績,但楊華團畢竟是一個忠于職守的人,本職工作從來不甘落于人後。工作很忙,堅持寫東西並非易事,但他仍通過不懈的努力堅持創作,陸續有作品在刊物、報紙上發表,也到北京等地參加過一些文學研討、筆會活動,也有作品獲獎。從1997年開始,楊華團和另外兩個文友堅持跟蹤采訪金昌市的引硫濟金水利工程,合作完成了長篇紀實《洞穿祁連——甘肅金昌市引硫濟金水利工程大寫意》,還整理出版了一部教育論文集《跋涉與思辨》。

  “看見我的書在北京等大城市的大書店上架銷售,心中有一種自豪感。”

  近十年來,是楊華團的文學創作碩果累累的十年,其創作呈現出井噴式爆發。轉機出現在2004年初。

  那年,楊華團的工作由緊張忙碌的管理崗位調整到了教研崗位,回到金川公司第一高中負責校刊編輯。“退居二線”的楊華團很高興,他在一篇公開發表的小散文中說:“感謝我的領導不讓我繼續當比他們更小的領導了,使我能從繁忙的事務圈子裏解放出來,能夠找到一種心靜如水的感覺。這種感覺久違了,這樣的心境適合寫點兒文章。”

  的確,工作調整將楊華團從繁重的崗位勞動中解放出來,讓他有了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從事文學創作。

  《都市男人》《仕途》《大高考》《重點中學校長》《中國式婚姻》《飯碗》《幸福年代》,小說集《心之痛》《愛情廣告》,以及正在尋求出版的若幹長篇小說、紀實文學……這一時期,楊華團潛心創作,共寫出長篇小說、中篇小說、散文、紀實等作品500萬字,這樣的産量足以證明他的勤奮以及對文學的執著和熱愛。

  作品寫出來能出版是作家們最期盼的事,楊華團說:“和一般的業余作家比較,我在作品出版方面算比較幸運。”事實如此,有多少辛辛苦苦寫了半輩子、一輩子的業余作者,想要正兒八經出一本書何其難,而楊華團的7部長篇小說和2部中短篇小說集分別由國家級的作家出版社、新華出版社、中國長安出版社以及其它幾家省級出版社正規推出,暢銷全國,完全是憑借作品質量,並且得到了讀者的廣泛認可。全國數十家新聞媒體對他的作品及作者本人進行推介、評論、專訪、連載、直播,産生了廣泛而巨大的影響。

  拿他出版的第一部長篇小說《都市男人》來說,文中全力打造了幾個都市邊緣人的故事,通過描摹紛纭瑣碎的現實生活,揭示和剖析飲食男女靈魂深處的焦慮、無奈和掙紮,從而尋求對當代都市人更深層次的人文關懷。都市閑人安仲熙唐·吉诃德般不自量力,人格分裂性格扭曲卻生命力旺盛,工作、家庭、老婆、情人、私生子,庸庸碌碌窮于應付疲于奔命;宦海沖浪的夏能仁對官場潛規則只識其表不知其裏,投機鑽營卻四處碰壁,工于算計總陷入窘境,自作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;風流才子賈潇天生情種廣結情緣爲情所累,思想新銳行爲怪誕天馬行空,創造精神財富也亵渎文明,貌似潇灑遊戲人生最終被命運嘲弄。這部作品被譽爲“一幅當代都市生活的全景圖,一部充滿悲憫情懷的作品”,是他精心創作的一部探討人到中年何去何從的新都市小說,受到讀者的好評,也很暢銷。後來的《仕途》《飯碗》《重點中學校長》《大高考》《中國式婚姻》和《幸福年代》等,同樣取得了不錯的銷售業績。

  “走進全國各地的書店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、南京等大城市的大書店,看見我的書擺放在書架上銷售,心中有一種自豪感。畢竟讀者認可、市場認可,對作家來說是最重要的。”楊華團在接受采訪時說。

 “不枉此生,我知足了。”楊華團這一路走來感到很欣慰:以中學校長、高級教師的職銜爲標識,說明了他是教育方面的專家;以出版發表500萬字和7部長篇小說暢銷全國爲證,他擁有作家的頭銜名副其實。人生兩大目標均已實現,楊華團有理由爲自己驕傲。

  “愛上文學是一種幸福,它可以讓人活得更透明、更純潔、更真誠。”楊華團深愛著文學,在談到未來的創作計劃時他說:“刹不住閘了,成慣性了,只要身體狀況還可以,我會一直寫下去。”他說他剛剛完成了一部都市情感類長篇小說,是寫人物命運的,也是倡導正能量的,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正在修改潤色,然後爭取出版。另外還有多部長篇小說在構思中,有待完成的半截子作品可以繼續完成;紀實作品他構思了一個多卷集系列作品,暫名《草根人生》,僅完成了第一部《親曆黃河大移民》,也打算繼續寫下去;還要寫散文,寫隨筆,寫一些不打算出版,只流傳給子孫後代的文字。

  楊華團是一位有恒心、有堅持、有厚重感的作家,我們有理由期待他有更多的精彩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